又帅又可爱

主刷楼诚,甜到掉牙

巍澜是我第二个墙头
  1.  4

     

    病中随笔

    真正遇到事情了,才知道平时那些对你好的人,是不是真的对你好。

    第一天,我开始发烧,上铺催促我吃退烧药。多么温暖的话,多么柔情备至的关怀。
    还好我没有听。
    毕竟对于水痘这种东西,退烧药就是毒药。

    第二天,我昏昏沉沉躺在床上,一屋子人,吵吵闹闹喊声震天。

    第三天,我的脸上长出了水泡,上铺带我去医院。她急匆匆的穿行过偌大的校园,不顾我头痛欲裂。坐的是公交车。
    明明知道,水痘传染,车上有老人小孩。还是要做公交。
    我平日就晕车,发着烧更是站立不稳,几欲昏厥。拉着她下车,我跌坐在地上。
    一辆辆出租车驶过。最终有一辆车,去而复返。
    坐在副驾驶上的中年男人下车了。
    “师傅,你载她们吧,我再打另外的车。”
    明明就是萍水相逢,他却愿意如此帮助我。

    千恩万谢之后,同行之人推搡着我上车。
    到了医院,她没有帮我挂号,我自己排队,撑着冰凉的大理石窗台堪堪站立。
    走上直升电梯,她没有把我护在身后。
    失重超重让我恶心欲吐。
    我走出电梯,爬上楼梯。她在后面嘟囔:“真能折腾。”
    或许吧。
    我带着她找到诊室。医生看了一眼,说到:“去采血。”
    我们兜兜转转,采血,等待。
    我自己去打印了结果。
    医生看了一眼,说到:“是水痘。”
    我自己去交钱,拿药。
    最后我们打车回到学校。
    她做了什么,我不清楚,但是她肯陪着我,就是尽到了她作为班委的职责。我感谢她,至少,她愿意上课到一半跑出来,哪怕是来添乱我依旧感谢她。

    这种时候我就会想念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姐。
    我什么都不用操心,她会替我把这些全都做完。
    我小时候对这种同学是不忿的。
    但是母亲告诉我,帮你是人情,不帮你是本分。
    她即让我欠了人情,又尽到了本分。

    有些人像是那个中途下车的叔叔,愿意伸手拉你一把。
    有些人像是我的姐姐,能够照顾你无微不至。
    有些人像是那个同学,尽本分而已。

    ——2016.4.1,病榻之上。

    在此,多谢那个不知姓名的好心人,在料峭春风中,给予我夏天的炽热。

     

    生活随笔生病散文

     

    评论(2)
    热度(4)